www.stone-ideas.com

建筑: 在高加索山脉的塔楼, 印度的教堂,西班牙的制革厂以及更多

(2011年 12月) 有谁愿意翻山越岭,走过高加索地区白雪皑皑的山峰,来到陌生的乡村: 在这个村子里有高高的塔楼, 但从远处看像高高耸立的烟囱,近处看就是长方形的塔楼. 塔楼周围没有工厂,只有用石头砌成的农舍.

佐治亚州高加索山区的斯瓦涅季塔获得了2年才颁发一次的国际天然石材建筑奖. 在目录册里描述了该建筑的细节.

斯瓦涅季塔建成于11世纪至13世纪之间. 修建该塔的石材是当地的云母片岩. 每片板都是15cm-20cm 厚的荒料切成的自然面板.

斯瓦涅季塔有4-5层高. 它可以收容流亡的百姓,一方面可以抵御敌人的攻击,另外一方面可以调节村庄之间或部族内部纠纷. 该塔的第二层像是大别墅一样,在危急情况下,呆在这里,不能受到很好的保护.

经历过几个世纪的建筑物,到现在能保存下来大概有150处. 自1996年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些文物列入人类世界文化遗产,并收集在目录册里,以便更好地保护它们. 在100多年前,这些文化遗产第一次被意大利登山爱好者拍照,并写书描述这些文物.

此外:相类似的塔楼还分布在欧洲其它地方,比如,意大利托斯卡内城邦. 在该城邦里的塔楼里不仅是军事指挥所,也是一个执政家庭的自我展示. 高加索山区的村庄没有围墙,这与意大利托斯卡内城邦不同.

希腊雅典海岸线的Anávyssos饭店以新旧建筑之间完美的结合也获得了这次石材展上颁奖的获奖项目. 旧建筑墙壁用的石材,是当地花岗岩,旧的老让人联想到古希腊庙宇. 新建筑是指钢筋混凝土盖成的屋顶. 该饭店是希腊建筑师Aris Konstantinidis在1962年至1964年建成的,坐落在海神殿的那条大街上.

大规模的城墙,都是用石头和砂浆浇灌做成的都有50cm厚 . 地板里面也挂满了云母片岩板.

不久后,大厦建成,确遭到许多人指责. 因为它阻挡了美丽的海景. 今天这些房屋已经成为私人别墅,有的则作为储藏室. 大厦建成后建筑师也拍了照片.

最挑剔的结合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比方说孟买和浦那之间的施瓦村的湿婆神庙. 因为它是有宗教信仰的建筑,所以在建造时要考虑宗教仪式中的详细规则.

建筑师 Sameep Padora 想要的建筑更现代化,但是同时要考虑保持这些宗教细则.

于是,他建造了一个正方形的大厅,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来到这个厅里一起做祈祷. 在这个地区自由的天空下现在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做祈祷,不是在围墙里,而是面对着树叶.

第二个印度宗教建筑保存下来是Padora bei ,即使也被从新修葺过. 其实建筑塔尖本是黑漆漆的空间结构,里面还供奉着神灵.

Padora 建筑还保留了屋顶尖端的形状,阳光直接可以从上面洒下来. 此外看不到设计的大门. 石墙砌成的角落已经被破坏. 在碑上还有钢筋和木头做的艺术盒子.

补充一点:建筑师是免费设计,工匠们也是义务做工没收取任何劳动报酬. 石材也是取自这附近的玄武岩.

还有来自西班牙的获奖建筑, 那就是普恩特赛若拉的制革工厂和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 这些建筑于1790年建成. 随着时间的发展变成真正的工厂,最后这些建筑又被遗忘了几十年.现在又被发现. 建造该建筑的建筑师是西班牙人Victor López Cotelo.

在河流上坡人类历史遗址上,有一处制革厂,与米勒工厂隔河而望. 在古罗马通往大西洋的道路上还有干燥的鞣皮厂.

这些危楼并没有拆除. 建筑师则是按着新用途又将危楼翻修.

要特别注意的是,建筑师是如何处理旧建材的. 他是先拆掉墙壁上的花岗岩. 再由专业团队对花岗岩重新加工用在其它建筑上. 如果这些旧花岗岩达不到新的要求标准,才考虑购买新石材.

由Vincenzo Pavan 和 Arsenale 编辑的书“全球石材”讲述了很多获奖作品。但是只有意大利语和英文版的    ,( ISBN 978-88-7743-360-2)

以下的获奖工程,我们已经介绍过了:
Aires Mateus & Associados, Lisbon: Monitoring and Investigation Centre of Furnas, Açores, Portugal

 

 

 

Standardarchitecture, Beijing: River Terminal and Visitor Centre, Tibet, China. The before bright colouring of the walls has been painted white in the meantime. According to the catalogue (p 65): „In this way the typical color of Tibetian spirituality was recalled, as in the Potala Palace, while avoiding strong colors from coming into conflict with panoramic views and distracting visitors.”

Max Dudler, Berlin/Zürich/Frankfurt: Library of the Humboldt University (Jacob-und-Wilhelm-Grimm-Zentrum), Berlin (third project in the compilation).